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红白:fanxingruhai

【精变/珉植】你怎么看(5)

周英珉x陆东植

ABO,校园,小周第一人称

OOC预警


6

今天本来说好露面的老妈久久未出现,我没问她去哪儿了,因为眼下有更要紧的。

陆东植是真的很爱吃东西,这点在学校我就知道。零食,奶茶。他家本来也是开饭店的。

我们家也偏传统,像所有alpha和omega组成的家庭一样,父亲再忙,每周总固定要抽出两三天在家吃饭,我妈就不用说了,天黑之前必然到家。

主菜是惠灵顿牛排。陆东植吃干净。我听他在耳边小声惊呼:“哇牛排好嫩!”“哇酥皮好香!”,自己也没忍住跟着把一份菜快吃光。往常要是我自己的话可能随便吃两口就去干别的了,毕竟打游戏和出去玩都比吃饭有趣多了。

但他吃进去的饭都...

 

【精变/珉植】你怎么看(4)

赶在出差前夜摸一章,怕明后天没时间。


周英珉x陆东植

ABO,校园,小周第一人称

OOC预警


在被没收摩托之后,我深刻地反思了自己不带头盔就敢带陆东植的事情。经过此次教训,我车筐里现在随时备着两个头盔。

但骑自行车是不可能骑的,这辈子也不可能骑,我没有正真集团家那孩子握住拳头说要为世界节能减排然后后备箱装着折叠自行车乘车十公里骑行两分钟的癖好,我的脚最多踩一踩动感单车。没有摩托车……

我可以买电动自行车。

当我在朋友圈问哪个牌子的的电动自行车好看时,之前陪我妈去试驾加的玛莎拉蒂销售员私下敲了敲我,他说:“英珉哥,找我买,玛莎拉蒂有自行车呀!”

我...

 

【精变/珉植】你怎么看(3)

周英珉x陆东植

ABO,校园,小周第一人称

OOC预警


4

那次之后陆东植对我的敌意就没那么大了。他仍然喜欢徐仁宇,不喜欢我,从他表情就能看出来。我周围的人也就是我比较直来直去,其他人都和徐仁宇一样,成天皮笑肉不笑的。

我说徐仁宇,陆东植还不乐意,活像小女生听见别人诬陷她的梦中情人恨不得对我报以老拳。有段时间我也总在徐仁宇面前说陆东植坏话,小团体里只有徐仁宇家管的严到离谱,其它几个人意见比我大很多,正因为徐仁宇课余时间有限,所以之前定好的每周玩什么都因为他去找陆东植所以取消了。当时比起注意陆东植,我更喜欢玩一点。我就像个碎嘴挑拨离间的老太太,其实事后想想我那时只是...

 

【精变|宇植】如果风吹起(上)

是那种大纲文,随手写来散心的。结果发现如果以自己舒服的方式写东西还是写的挺快的,就分上下吧。

没有非常严格的主题,两个人走向成长和过去的自己和解的故事,罗必胜小哥友情出演。

贴个BGM,标题取自它:《若有风来》亦或者《如果风吹起》。

在我身边就不会让你难过,请不要像风吹落花瓣那样离开。

本章5k。


两千年,海边村落住着很多温暖朴实的村民,陆东植一家就是。彼时陆东植刚刚八岁,这时正是他最快乐的时光,他父母恩爱,家里经营着一间烤肉汤饭店,日子过得还算充裕。

有一天村里来了个女人,像是逃难来的,衣不蔽体,步履匆匆,还牵着个十来岁看起来瘦的不行的孩子。她进了村在陆家讨饭,陆妈看...

 

【精变/珉植】你怎么看(2)

周英珉x陆东植

ABO,校园,小周第一人称

OOC预警


3

有前车之鉴后每次见到陆东植我都和耗子见了猫似的,本能头皮发麻,直想跑。

但他好像忘了那晚的事,还是那么傻兮兮,甜的冒泡儿似的笑着。小卷毛又软又绒,还有点婴儿肥的脸颊笑起来嘴角翘翘。

徐仁宇八成被他下了降头,只要没课就疯了似的往他那儿跑。悲惨的是我们的小团体被徐仁宇拆散了,因为除了他没人想和陆东植玩。

我也不想和陆东植玩,我告诉自己我是被迫的。

其实我只是想多看看他到底还能发什么疯。


陆东植还...

 

【精变/珉植】你怎么看(1)

这对都不知道怎么打tag,想想还是鼓起勇气打个主tag吧,囧。

周英珉x陆东植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写一段这对。感觉小周挺可爱的,虽然花花公子又自大狂妄,但他身上有种欢乐喜剧人的气质深深地吸引着我……

Emmmm,风流深情搞笑怂攻?

如果小鹿和他在一起应该会很快乐。本受抚慰只想让受快乐。所以写的还挺轻松自在。

写一段周珉英,小鹿,小徐上学时期就认识的故事,ABO。小鹿和小徐曾经双箭头,但不曾挑明,最后小周凭借坚持抱得媳妇归。通俗称为舔狗文学。

小周视角,第一人称。

听设定就知道都是胡掰和ooc了,现在跑还来得及!!!


1

谈恋爱...

 

【精变/宇植】住在十八层的男人(16)完

半夜时雨下的让人心慌,整片世界都是雨水冲刷的声音,打开社交主页全是对暴雨的报道,发电站真的被淹了一座,四分之一城市停电,现在正在抢修。

陆东植住的楼层靠中央,和徐仁宇住在一起后家里食物储备成了以前的好几倍,平时也有存速食食物的习惯,加上净水器储水罐足够大,倒是对断电不太担心。他频繁地刷新主页,无非为了转移注意力,好让原本的焦虑被另一种焦虑代替。

半张脸缩在被子里,手机屏幕的光芒每次黯淡下去他都再次把它按亮,就为了看时间,等徐仁宇发信息报平安。

可男人迟迟没有动静,他的心也跟着一起悬在风雨中。以徐宗贤对徐仁宇一贯的严酷,他不敢...

 

【精变/宇植】住在十八层的男人(15)

休假时间结束,徐仁宇和陆东植一同上班。

暴雨预警和停电警告一同发到市民们的手机,非必要坐班,多数公司都选择了放假。但徐仁宇说沈宝景警官是个难缠的人,他们得到公司露个脸好打消对方疑虑。

“沈宝景可能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我想她一定知道死的人和我脱不开关系。未来一段时间她会盯我盯的很紧。”徐仁宇道:“不如处理了,早晚带来麻烦。”

徐仁宇将人命视若草芥,说教与对抗均不起作用。他们一起用过他做的早饭准备走,徐仁宇两手空空,零碎都交给助手打理。他挎好自己背包后给徐仁宇系领带。

徐仁宇垂着眼睫注视他微微颤抖的手指,语气有些好笑地问他:“为什么东植对哪个徐仁宇都那么热情,唯独避我...

 

【宇植2021七夕/00:00】精神病有所好转(上)

能在2021年认识大家,可以一起在宇植里快乐写文吃粮真的是件幸福的事情。

下一棒请期待2:14的 @Irio 太太^_^





1庭审

检察院内部听证会只有参与徐仁宇案件的十一位检察官出席。同时医院那边派出了包括系统性负责治疗徐仁宇在内的二十人专家团参与,为了防止出现医生被收买做伪证的情况,其中和徐仁宇毫无利益关系的就占十个,连仅和徐仁宇几面之缘的门卫都被叫来。

陆东植缩在阴影里,他是徐仁宇案件唯一活着的受害者,也是当初帮助警方把这位变态杀人犯绳之以法的英雄。

现在还没轮到他上场,年长的女心理医生坐在他身边握着他的手,不停安慰他:“没事的。”

但语言安...

 

【精变/宇植】住在十八层的男人(14)

他们短暂地休息了会儿,徐仁宇的大手箍着他的手腕。每当他想转动身体,都能让男人警觉地睁开眼睛。

精神崩溃和身体上的疲惫让他动弹不得。他太累了,躺在床上像飘在雾里,找不到身体存在的实际感。期间徐仁宇起身过一次,他无暇睁开双眼看男人到底去做什么,只感觉对方再次回来时有什么结实的布料绕过两人的手腕,他们俩被紧紧缠在了一起。

做完这些后徐仁宇才伸手环着他,他体型小些,完美地嵌在男人宽阔的怀抱里。他们二人沉沉睡去。


他梦见自己和徐仁宇在监狱中隔着一扇玻璃相见。徐仁宇穿着蓝色囚犯服,更瘦,可也更加精神了。

防爆玻璃中央挖开一个小小孔洞,麦克风放置其中。滤风机的...

 

【精变/宇植】住在十八层的男人(12)

20

还没下班,警察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来到大韩证券调查。

“听说农户带着狗在山里巡地时发现一具尸体,还记得汉江沉尸案吗,和那次一样,剥皮切指。死者男性,但这个比较年轻,推测年龄26-30岁,身高180-185之间,死亡一周左右。”

八卦大队长朴才浩带着打听回来的消息说。

孔灿锡抚了抚鸡皮疙瘩:“凶手是有什么病吗?专挑我们这样的高个子男人下手。”

身高被排除在外的陆东植因有心事独自躲在角落。他还完全沉浸在赵囿真的话中,不可置信徐仁宇竟然背着他在做这么多事情。

扪心自问,徐仁宇真的完全没有告诉他吗?其实男人日常生活中每一句话皆意有所指,是...

 

© 繁星如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