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红白:fanxingruhai

【精变|宇植】如果风吹起(上)

是那种大纲文,随手写来散心的。结果发现如果以自己舒服的方式写东西还是写的挺快的,就分上下吧。

没有非常严格的主题,两个人走向成长和过去的自己和解的故事,罗必胜小哥友情出演。

贴个BGM,标题取自它:《若有风来》亦或者《如果风吹起》。

在我身边就不会让你难过,请不要像风吹落花瓣那样离开。

本章5k。


两千年,海边村落住着很多温暖朴实的村民,陆东植一家就是。彼时陆东植刚刚八岁,这时正是他最快乐的时光,他父母恩爱,家里经营着一间烤肉汤饭店,日子过得还算充裕。

有一天村里来了个女人,像是逃难来的,衣不蔽体,步履匆匆,还牵着个十来岁看起来瘦的不行的孩子。她进了村在陆家讨饭,陆妈看...

 

【精变/宇植】住在十八层的男人(16)完

半夜时雨下的让人心慌,整片世界都是雨水冲刷的声音,打开社交主页全是对暴雨的报道,发电站真的被淹了一座,四分之一城市停电,现在正在抢修。

陆东植住的楼层靠中央,和徐仁宇住在一起后家里食物储备成了以前的好几倍,平时也有存速食食物的习惯,加上净水器储水罐足够大,倒是对断电不太担心。他频繁地刷新主页,无非为了转移注意力,好让原本的焦虑被另一种焦虑代替。

半张脸缩在被子里,手机屏幕的光芒每次黯淡下去他都再次把它按亮,就为了看时间,等徐仁宇发信息报平安。

可男人迟迟没有动静,他的心也跟着一起悬在风雨中。以徐宗贤对徐仁宇一贯的严酷,他不敢...

 

【精变/宇植】住在十八层的男人(15)

休假时间结束,徐仁宇和陆东植一同上班。

暴雨预警和停电警告一同发到市民们的手机,非必要坐班,多数公司都选择了放假。但徐仁宇说沈宝景警官是个难缠的人,他们得到公司露个脸好打消对方疑虑。

“沈宝景可能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我想她一定知道死的人和我脱不开关系。未来一段时间她会盯我盯的很紧。”徐仁宇道:“不如处理了,早晚带来麻烦。”

徐仁宇将人命视若草芥,说教与对抗均不起作用。他们一起用过他做的早饭准备走,徐仁宇两手空空,零碎都交给助手打理。他挎好自己背包后给徐仁宇系领带。

徐仁宇垂着眼睫注视他微微颤抖的手指,语气有些好笑地问他:“为什么东植对哪个徐仁宇都那么热情,唯独避我...

 

【宇植2021七夕/00:00】精神病有所好转(上)

能在2021年认识大家,可以一起在宇植里快乐写文吃粮真的是件幸福的事情。

下一棒请期待2:14的 @Irio 太太^_^





1庭审

检察院内部听证会只有参与徐仁宇案件的十一位检察官出席。同时医院那边派出了包括系统性负责治疗徐仁宇在内的二十人专家团参与,为了防止出现医生被收买做伪证的情况,其中和徐仁宇毫无利益关系的就占十个,连仅和徐仁宇几面之缘的门卫都被叫来。

陆东植缩在阴影里,他是徐仁宇案件唯一活着的受害者,也是当初帮助警方把这位变态杀人犯绳之以法的英雄。

现在还没轮到他上场,年长的女心理医生坐在他身边握着他的手,不停安慰他:“没事的。”

但语言安...

 

【精变/宇植】住在十八层的男人(14)

他们短暂地休息了会儿,徐仁宇的大手箍着他的手腕。每当他想转动身体,都能让男人警觉地睁开眼睛。

精神崩溃和身体上的疲惫让他动弹不得。他太累了,躺在床上像飘在雾里,找不到身体存在的实际感。期间徐仁宇起身过一次,他无暇睁开双眼看男人到底去做什么,只感觉对方再次回来时有什么结实的布料绕过两人的手腕,他们俩被紧紧缠在了一起。

做完这些后徐仁宇才伸手环着他,他体型小些,完美地嵌在男人宽阔的怀抱里。他们二人沉沉睡去。


他梦见自己和徐仁宇在监狱中隔着一扇玻璃相见。徐仁宇穿着蓝色囚犯服,更瘦,可也更加精神了。

防爆玻璃中央挖开一个小小孔洞,麦克风放置其中。滤风机的...

 

【精变/宇植】住在十八层的男人(12)

20

还没下班,警察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来到大韩证券调查。

“听说农户带着狗在山里巡地时发现一具尸体,还记得汉江沉尸案吗,和那次一样,剥皮切指。死者男性,但这个比较年轻,推测年龄26-30岁,身高180-185之间,死亡一周左右。”

八卦大队长朴才浩带着打听回来的消息说。

孔灿锡抚了抚鸡皮疙瘩:“凶手是有什么病吗?专挑我们这样的高个子男人下手。”

身高被排除在外的陆东植因有心事独自躲在角落。他还完全沉浸在赵囿真的话中,不可置信徐仁宇竟然背着他在做这么多事情。

扪心自问,徐仁宇真的完全没有告诉他吗?其实男人日常生活中每一句话皆意有所指,是...

 

【精变/宇植】住在十八层的男人(10)

他头脑中空空如也,想不明白这个时间本该在南山的徐仁宇为什么忽然出现在十八层,同样想不明白刚刚眼前受到的冲击。

陆东植打小就是个胆小的孩子,妈妈溺爱他,事事保护他,所以他更可以肆意在妈妈撑起的一片天地下尽情做自己。后来妈妈不在了,继母入主,很快他又有了弟弟,就再也没人能保护他了。

家里开餐厅,父亲试着让他帮厨,被刀切到手后见血哭的仿佛受到什么致命伤害,爸爸就只让他在前面帮忙招呼。他知道自己胆小懦弱,所以最初看悬疑电影、血腥电影就是为了锻炼胆量,直到他喜欢上这种既定剧本下的游戏,猜剧情带来的成就感本身盖过了他对血腥的恐惧。

他站在水槽前清洗被挖干净内脏的鸡肉,徐仁宇应该也...

 

【精变/宇植】住在十八层的男人(9)

15

周一警方报道,江面作业船从汉江发现漂浮起来的黑色提包,打捞上来后里面是一具已高度腐烂的骸骨。

经法医检验该骸骨为人的尸体,由于大部分皮肉已被剥下,十根手指均被以非常专业的手法切除,无法确认指纹,DNA检验后在现有系统库找不到符合的人,只能确认如下信息:该死者为男性,年龄在36-40之间,身高180-185之间,推测死亡时间3个月前……


死尸被专业处理过,让人不由得联想起杀人魔。新闻播报出来之后首尔市民茶余饭后均是此事,大韩证券里的人也不例外。

午休时候大家聚在孔灿锡办公室吃午饭,陆东植得承认,当没有需要一致被针对的倒霉蛋儿时,大家还是相安无事表面上...

 

【精变/宇植】住在十八层的男人(8)

扔骰子输了的产物。


13

周五徐仁宇接到通知,下班后要回家参加家庭聚餐。

从收到信息后男人就开始有些坐立难安,中午陆东植和他一起,深深地感受到了对方身上的焦虑。徐仁宇没心情吃午饭,他只好买了点冷食,两人在办公室吃三明治。

看着对方一心一意扑在报表,好像临考前一小时还在复习的好学生,他拿小勺盛土豆泥递一口,徐仁宇吃一口,他看的有趣,趁机把沙拉里所有平日徐仁宇讨厌吃的小番茄西蓝花挑出来一颗颗塞到对方粉粉嫩嫩的嘴唇里,不知道为什么,他竟对对方苦恼的侧脸产生出种稚气未脱的错觉。

徐仁宇拳头抵在唇边,纸质表格翻着翻着,牙齿就开始无意识磨蹭指甲,他看见后赶紧转移对方注意力。...

 

【精变/宇植】住在十八层的男人(7)

扔骰子输了的产物。


11

徐仁宇拒绝把自己的东西从陆东植家搬走,这点倒是在陆东植意料之中。那天晚上徐仁宇走的时候脸很臭,他趁热打铁,告诉对方自己已经把之前对方落下的行李都打包好,让徐仁宇抽空来拿。

“不然我帮理事放到门口也行。”陆东植倚在玄关处说。

男人脸颊还带着宿醉独有的酡红,拎着西装外套,侧脸看他隐隐咬牙切齿:“东植如果认为碍眼就都丢掉吧。”


陷入回忆的时候有些过瘾,但面对现实,那种空虚又接踵而来。陆东植这两天把时间都扑到工作上,每天主动留下来加班到深夜,以往攥住他全部精力的游戏也让他觉得疲惫无力,回到家里面对空落落的房间,仍然觉得时间多到可怕。...

 

© 繁星如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