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红白:fanxingruhai

这段时间在写OC的约稿。

感觉OC约稿要比普通约稿更加难写,甚至比原创更难。因为OC有完整的设定,一般约稿的时候会带相对应想看的背景故事。所以写OC很有在固定框架里画画的感觉。

怎么把OC的血肉丰富起来。

譬如在设定OC时写:这是一个残虐没有人性的国王。

设定只有一句话,如果搬到文里却有很多种处理方法。

1,众人口耳相传:“从前有个国王,他残暴无情,杀了很多平民百姓并以虐待他们为乐。”

2,描写一个场景:两国交战,一国俘虏了另一国。

国王:“挖一个五十米乘以五十米的坑,把为首的将士四肢砍掉,让他们在坑里打滚,我要他们的妻子弹琴配乐。”

3,同样场景,这个国王:“把他们烤熟了分给士兵们吃,告诉他们如果不忠心就是这个下场。”然后冷静地看着士兵吃肉。

1是一句话,2和3是一场戏,即使同样一场戏也分别展现出不同性格。但字数和呈现力度肯定不同。

写约稿很难平衡这些,究竟是一带而过还是精心设计戏份去塑造。而越详细的设定就代表你设定各场戏的难度越高,所以有时候OC约稿只能稿主看的缘故就是,写作者没有办法完全按照戏去创作,太多详尽设定因字数限制只能一句话带过类似于“他是个残酷无情的人”,而稿主看着不别扭的原因是在稿主心中OC本身是立体的,稿主自己会在阅读时补完这个角色。


就像在写《fall》的时候。写玛珑工于心计,昕昕是一个心软的人。

我没办法直接写,只能通过事件去塑造。譬如玛珑把昕昕绑回来那天,昕昕那么厌恶的情况下,玛珑温柔说:“你咬我,我也甘愿。”,最终昕昕没有咬,从他选择不咬的那一刻起他就注定输给玛珑了。


有时候也是自己给自己设置障碍,很多稿主并没有那么高的要求。文字其实很有限,甚至我们大脑的二次加工会扭曲原本文字所想要表达的意思形成误解。最高级的传达永远应是心与心最直接的交流。但是既然想在这条路一直走下去,只有文字这一种我会的形式,就总是要给自己设置许许多多障碍,就像如果我想跑快点,就要从高抬腿练腿部肌肉,这样有朝一日在想表达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时可以不那么捉襟见肘。

所以写作真的很有意思。很能锻炼自己。快来写。(发出引诱的声音)


 
评论(6)
热度(29)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繁星如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