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红白:fanxingruhai

【宇植】微不足道的小事(5)

和 @蓝色仙人掌 太太约好一起写的语文高考作文。

她写了天津卷『宇植』纪念日,我写上海卷。

[有人说,经过时间的沉淀,事物的价值才能认识;也有人认为不尽如此。]

*《精神变态日记》,徐仁宇x陆东植。

*摸给群里姑娘们看着玩儿的,he,ooc。

 

 

 

 

 

 

 

6

上午陆东植穿着临时从商店买的蓝色滑雪服快乐地冲入雪场,徐仁宇到前台去定直升机俯瞰雪山服务。

他看着混入人群中就再也找不见人影的方向勾勾唇角笑了笑。

酒店负责一对一服务他们的管家是一位又瘦又高的白人女性,她看出这是一对出来度假的伴侣,恭维地说:“您男友性格真好,他看起来很喜欢这里。”

徐仁宇用带笑意的眼睛睨了她一眼,然后从她手中接过来服务清单,只那一眼,莫名让她感到后背僵硬,她听见这位外貌出众的亚裔男人用发音非常标准经过打磨的英语说:“他是一条被拴在家里的狗,只要能出来到哪儿都高兴。”

然后他想起什么,问道:“我们隔壁房间有人住吗?”

管家回复他问题时态度明显谨慎许多,徐仁宇在心底赞许,他到底喜欢知趣儿的人,老实、不要和他耍花招、聪明点。

“昨晚在您之后有入住一对情侣。”管家如实相告:“是他们吵到您了吗?如果是的话我可以安排调换房间。”

徐仁宇道:“没有,出来旅行 有点声音很正常,我不好伺候,但也不会故意折磨人。”

他的话让管家尴尬,可能不是每一位美人的性格都和脸一样让人觉得如沐春风。

 

在中级道混了两个小时摔了无数跟头的陆东植回来吃了很多油炸食品。徐仁宇面前全是清淡的鱼类和青菜,陆东植面前炸肉排炸蔬菜堆得像小山那样高,酥皮汤碗就放了两盏。

他看着面前正在大口大口吃饭的青年,两颊塞满食物,鼓囊囊的如同啮齿类动物,吃到好吃的东西时候一双鹿眼晶亮。

转过身的背影其实也和众人没有区别。

陆东植和他在一起吃饭时候从来都备好公用餐具,他把炸鸡块放进徐仁宇的餐盘,然后往上面挤了点柠檬,由衷感慨:“是我太崇洋媚外了吗?为什么觉得这里的饭那么好吃?”

徐仁宇皱着眉看那块儿金黄色的东西:“你只是饿了。”

没在乎徐仁宇面对炸鸡如临大敌的表情,陆东植很快想起别的:“你约直升机了吗?”

他点点头:“这里是五分钟一次体验,我让一个机长和一个陪同跟着咱们两人走,等你满意再下来,可以把附近山区都看个遍。”

“好诶!”陆东植快乐地举起叉子,‘刷刷’地又吃掉一大块儿炸鸡。徐仁宇本着挟入餐盘的食物必须空盘的强迫症,也跟着把那块儿鸡肉给吃掉了。

但也许在异国他乡他也产生了和和陆东植一样的错觉,柠檬醋味道清新,鸡肉多汁一点也不油腻,他陷入自我厌恶的疑惑:为什么比在家里的好吃?

 

吃过饭徐仁宇照常小憩,陆东植新鲜劲儿没过,推开客房阳台站到外面看后山的风景。

酒店分为一栋有400客房的主建筑,还有一片独立的建筑群专门接待要求较高的客户,徐仁宇定的就是一栋三户的洋房。

没有风的时候就没那么冷,他们的阳台大概有两个男人展臂那么长,但是比较狭窄,宽度可能只能放下一把休闲椅,而且和隔壁房间的阳台挨得很近,近到他觉得自己和徐仁宇都能轻松跨越。

夏天这里应该有一番别样美景,陆东植沉醉地看着周围不算太过庞大的山体一半被冰雪覆盖一半仍然绿意盎然忽然觉得心口很畅快,在这片异国他乡呼吸着湿润的冷气,他莫名感受到了自由。

阳台门被拉开,徐仁宇穿着睡衣踩着拖鞋走过来,把他搂在怀里,两个人挤在狭长的阳台的角落。

男人环着他,把自己手机中的短讯给他看:“我请了一位教练陪你,下午人多,我怕你受伤。”

徐仁宇指的是他回来时刚买的滑雪服被勾破口子的事,他技艺不精,还爱往中级道跑,为了躲避一个姑娘一扭身径直挂到侧网把衣服扯坏的事。

他撇撇嘴:“教练和滑雪服哪个贵啊?”

徐仁宇笑了起来,把手机收入掌心,单纯地拥抱他,将下颌垫在他肩膀上:“当然是你贵。”

他们的身体很契合,徐仁宇不用保持工作时的精英模样黑发正常散落在额前看起来要更年轻,两个人的头发碰到一起也痒痒的。

陆东植侧过脸,刚好脸颊蹭到徐仁宇的嘴唇,徐仁宇在他触及到的皮肤轻轻地吻了一下,他心猛地震颤,一股又酸楚又欣慰的感觉萦绕,好像被他中午挤过的柠檬汁淹煎。

“谢谢你带给我的这一切。”他由衷地说。

徐仁宇用嘴唇蹭了蹭他耳尖,滚烫的呼吸吹进去:“谢谢我的一切,但不喜欢我?”

陆东植蠢兮兮地张口又闭口,反而说不出话了。

可他明显感觉到捏着他手臂的那双手力气在一点一点加大,徐仁宇呼吸声音有些重,两人贴的太近,一个扣着另一个,似乎是两个叠在一起的勺子。

呆着呆着,没几分钟陆东植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他想从徐仁宇怀里扭出去,结果被抓着腰按在当地,坏心眼的人低声问他:“你看,你忘了和我约好的事情,还和别人出去喝酒,我都大人不记小人过反而带你出来旅行。”

陆东植浑身僵硬,向天祈祷徐仁宇的任性妄为不要在这个时候犯,他紧贴着徐仁宇,对方身体什么变化他都一清二楚,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变成红色的了,恨不得把这个伤风败俗的家伙推回卧室。徐仁宇还不放过他,轻快地在他耳边吹气邀请:“晚上我约了私汤,你要报恩吗?”

如果粉丝们知道江南区四室二厅是这么免费住的,还会说什么想成为陆东植老师这样的人的话吗?他无奈地思维发散,却被人捉着下巴,强迫在嘴上亲了一口:“说话呀!”

他已经想用手捂住徐仁宇喋喋不休的嘴或者使劲儿拧一把对方的大腿了。

谁知就在他刚把手放到徐仁宇腿上时,隔壁房间的阳台拉门也被打开,一个身高接近两米身上布满纹身魁梧的白人壮汉从房间里走出来,他走出来时正见到徐仁宇搂着陆东植,而陆东植的手还放在徐仁宇大腿的模样。

“喔?”壮汉挑了挑眉,一副‘我都懂’的表情:“还以为你们亚裔都很保守。”

陆东植反射性想和徐仁宇分开,但阳台比较窄,徐仁宇推着他肩膀让他靠到另一边,由自己来面对那个壮汉。

“我是徐仁宇,和男朋友到这边度假。”见已经被撞见,也没什么好遮拦的,两人简短握手。

“叫我Jonny就行。”壮汉说,寒冬天里他还穿着短袖,从自己短裤口袋中掏出黄铜雪茄桶按开按扣从里面抽出一支递给徐仁宇,徐仁宇面对这种东西没有拒绝。

“我本来做这个生意,但现在到处搞封锁,货运不出去,闲着没事陪情人出来玩。”Jonny用食指点点雪茄身,眯着眼睛呷了一口吞云吐雾。

“Jonny?”隔壁又出来一个人,陆东植从徐仁宇肩头张望,是一个留着金色长发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纤细漂亮少年。

Jonny拉过来少年,手搭在对方肩膀给徐仁宇和陆东植介绍:“来见见我每天要含着珍珠和宝石睡觉的漂亮宝贝Dane,你那位朋友叫什么?”

他把情人说的理所应当的语气让陆东植很不舒服。

但得承认,Jonny的情人确实拥有被夸赞漂亮和被羡慕的资本。陆东植好像第一次思考自己站在徐仁宇身边是什么样子的:他不漂亮,性格也不细腻,总是惹徐仁宇生气,平时活的还没有徐仁宇一半精致,走在路上从来都是看徐仁宇的人更多。

他看起来真的像徐仁宇的情人吗?

但徐仁宇显然对这些东西很熟稔,挡着他笑笑:“他们两人没什么好认识的,东植是我已经携手走过五年还会继续走下去的另一半。”

Jonny喉咙里发出笑声,意思自己已经懂了,然后拍拍Dane的肩膀要他回去。他们这些人玩儿归玩儿,但绝不会介绍自己的情人给别人的正房认识,那是对正房的不尊重。

陆东植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徐仁宇和Jonny的谈话已经向下一个阶段。徐仁宇用还包着创可贴的食指点了点雪茄,审视自己手中的玩意儿,然后问:“有多大量?”

Jonny听出门道,站直身体:“每个月15货柜总是有的。”

徐仁宇垂眸,陆东植感觉到他另一边握着自己的手的拇指正在自己手背摩挲,他正在计算着什么。

一分钟过后,认为有利可图的商人抬起头:“我也很讨厌政客们动不动就搞封锁的小把戏,何况15货柜并不算多。”

Jonny两眼放光,想同徐仁宇握手,被徐仁宇晃晃手中的烟拒绝,Jonny问:“下午到酒吧喝一杯吗?”

“好。”徐仁宇答应。

 

没想到徐仁宇再回来时陆东植已经在床上思考叫什么送餐来客房了。

“仁宇?”陆东植听到细小的开门声音叫了一声徐仁宇的名字,果然是对方回来了。

他有点抱怨:“怎么回来这么晚。”

徐仁宇喝的酒不多,仅仅舒张血管引起人轻微兴奋的程度罢了。

男人没有脱鞋,径直穿过客厅走进卧室,陆东植感受到一股寒气,跳起来去拿徐仁宇的外套给他把衣服挂到衣架上,然后推着徐仁宇坐到床边,认命地半蹲下去解徐仁宇锃亮皮鞋的鞋带。

“谈的怎么样?”

“吃晚饭了吗?”

两人异口同声,陆东植没忍住先笑了出来。徐仁宇还在想事情,他就不打断对方的思绪。

当他把徐仁宇皮鞋都褪下准备抱着对方的腿让人到床上躺着时,徐仁宇突然抽回腿,一脚踩在他肩膀上直起了身,陆东植莫名其妙被他这脚踩得跌进地毯里。

他在徐仁宇的双腿之间仰视着对方,这个奇怪的角度看去徐仁宇的腿也长的不可思议。徐仁宇盯着他的眼睛黑亮亮的,唇边含笑:“现在报恩还是等会儿到温泉报恩?”

“你在乱说什么啊!”他打了突然发疯的人膝盖一下,徐仁宇笑意更深,看来下午生意谈的不错,他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陆东植感慨自己又白伺候他了,无奈地要起身,徐仁宇趁机把手放到他头顶好一顿揉搓,好似在摸一只狗。

 

 

 

 

评论(18)
热度(36)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繁星如海 | Powered by LOFTER